悠哉小满酱

阿壳同款小肚砸

最近比较忙,有脑洞,没时间,分享一个我以前用奇迹暖暖做的双枪小天使,冒个泡泡,blue~

总结得可以说是非常到位了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根总日常之宠物(下)

——————可能和(上)完全旋转跳跃,果然我不适合这种,以后还是老老实实一篇搞定的预警——————

在当了一段时间的模拟界面之后,Root问TM,她们到底谁是谁的宠物。

TM说,不是宠物,是朋友。

朋友?她人生心愿清单之类的东西上面永远不会有的字眼,但是似乎也不错,因为她不想再用宠物定义其他任何人,她现在唯一想要的宠物,只有那个小个子的前特工。

既然现在她已经和TM成为朋友了,那么关于她的新宠物的事情就可以重新提上日程了。

她需要一个驯养计划,要知道她之前没有经历过任何驯养宠物的过程,主动凑上来的小奶狗和困在玻璃鱼缸里的金鱼,它们可不是Sameen Shaw。

显然,也没有任何人能有经验和她分享一下。她有理由相信,任何试图驯养这头野狼的人下场都不那么的,嗯,美满。

成功驯养小野狼的第一人,她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在以她不能承受的速度飙升。

她必须冷静下来,慢慢摸索,虽然这头小野狼在小分队工作,但她仍然觉得这个小可爱还是游离在他们之外。当然,认真考虑之后她还是放弃了把Bear偷出来的计划。

她得承认,作为朋友,TM真的很不错,很快她就得到了一个和Sameen一起工作的机会。

安全屋的十小时,烈酒,电击枪,上次酒店被打断的事情,她很确定未来的宠物对这些还是有兴趣的,这可以记在驯养日记里。

或许可以用调笑作为陷阱,把小野狼一点一点的困住,这是她被关在图书馆里研究出来的升级计划,小野狼也从愤怒的回击渐渐变为无力的白眼。

小野狼甚至开始追问她的行踪了,所以宠物驯养计划的第一部分似乎成功在即。

但她不得不中断驯养计划,她从Control手里逃出来以后,TM需要她去做些事情,好吧,朋友的回报。

在这过程中,TM也提供了一些机会让她和未来的宠物相处,她却没办法继续驯养计划,除了花费在任务上的精力,她余下的精力都被未来的宠物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消耗掉了,这也许是驯养这样一个宠物的缺点之一。

更何况任务越来越复杂,形势在改变。

直到Sameen吻了她,把她推进电梯里,按下了按钮。

如果她已经驯养了Sameen,那么宠物Sameen一定不会就这样不顾主人的意愿,推开主人自己去送死。

她要找到Sameen,认真驯养,这是一个合格的主人应该做的。

Sameen回来了,她却想不起驯养计划的下一步,事实上,只要在Sameen身边,她的大脑就一片空白。

所以她独自一人制定了一个送死计划,不过并不是很成功,她中枪了,但她没有死,她的朋友TM帮她实施成了假死计划。

从好的方面看来,她在医院养伤这段时间可以用来研究宠物驯养计划。

或许是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太孤单了,Sameen一找到医院来,就黏在她身边不走了,她删除了驯养计划,她不需要了。

几年以后,当她把喂饱的Sharon交给孩子的另一个母亲,挣扎着倒在床上的时候,半梦半醒间她感觉到一个落在额头的轻吻:“好梦,我的小狐狸。”

模模糊糊的,她想着,她们到底谁驯养了谁?

——————End——————

虽然普遍认为大锤比较傲娇,但傲娇的根总是我永远的恶趣味~~

本来不想这么仓促,但是又不想拖拖拉拉的,就趁脑洞还在赶出来了,忍不住表扬一下自己,嘿嘿(。・ω・。)

根总日常之宠物(上)

——————吃早饭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脑洞,我的口号是,要OOC,不要BE——————

小Samantha的生日愿望是一个宠物,于是那一年的圣诞节收到了一只小狗,黑色的鹿犬。

第二年,她那个记忆里从未出现过的父亲回来了,他总是喝得醉醺醺的然后大吼大叫乱摔东西,她只能藏在妈妈身后的餐桌底下抱着瑟瑟发抖的小狗。

她把生日愿望订为这个男人离开,但她又想到就算离开了他也可能再回来,所以她把愿望改成了这个男人消失。

圣诞节的时候,那个男人喝得比平时更醉,抄起一只凳子砸向她的妈妈,她从桌子下钻了出来,拉开了已经愣住了的妈妈,凳子就落在了前一秒从她怀里跑下去的小狗身上。

那个男人终于死了,酒精中毒。

她把小狗埋在了后院,给它做了一个小小的坟墓,她这才想起来,她一直忘了给小狗取一个名字。

她的妈妈生病了,她不得不离开学校,待在家里照顾她的妈妈。

不过没关系,反正她在学校也是独来独往。

只有Hanna,一个棕色卷发的女孩儿,老是在路过她家的时候喊她,就和她说几句话,或者给她一盒自家做的小点心。

她不想被Hanna当作宠物,不过Hanna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当她的宠物,不过要等她妈妈好起来以后,她现在太忙了,得照顾妈妈,没空照顾宠物。

Hanna送了她两条金鱼,说金鱼不需要太多什么,一点鱼食,偶尔换换水就可以了。

她给稍微大一点儿的那条金鱼取名叫Hann,小的取名叫Sam,她想,这次的宠物取了名字就不会那么容易死了。

可是Hanna死了,她的妈妈也死了,她把那两条还没死的金鱼放进了池塘里,不知道它们能不能活下去。

她称自己为Root,她本来想把这个名字留给自己的宠物,但她觉得她或许不适合养宠物,于是她把这个名字给了自己。

她得养活自己,一开始总是吃不饱,不过后来她试着利用自己的天赋,像她妈妈以前告诉她的那样,她得到了很高的报酬。

后来她察觉到了超级AI的存在,她找到了Harry,她崇拜他,因为他是神的父亲,羡慕他,因为他有一个很棒的宠物。

在寻找机器的过程中,她知道了Shaw,见面的时候,这位前ISA特工脱下外套,就像一匹狼,一头完美深邃又凶猛矫健的野狼。

当她再一次邀请Harry同行的时候,他的宠物猴子又跟来了,Shaw也来了,她意识到,Shaw追着她很久了,不过野狼似乎不容易驯养。

但不是现在,她还有事情要做,那可是比驯养一只新宠物更重要的事。

——————TBC——————


脑洞小日常之高速路

————狗血OOC预警,真·高速路脑洞,赛车手锤和高速路收费员根,永远不虐的逗比向————

根据最近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都市传说,在午夜时分,开车上唐希里高速,如果巧合的话,就能碰上一个收费员鬼和一辆无人驾驶的幽灵车。

听到服务员这么说的Shaw翻了个白眼,表示朕知道了,然后利落地结账走人,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分小费,在她啃牛排的时候在一旁叨叨的人最烦了好吗。

幽灵车?有意思,想她Sameen Shaw纵横赛车场这么多年,国产的进口的原装的改装的复古的现代的什么样的车没赛过,都快集齐赛车图鉴了,希望自己今晚运气好能碰上幽灵车,这样她就可以着手自己的第一部自传《Sameen Shaw的赛车大全——这些年我飙过的那些车》了。

看了看手表,已经是11:04,时间差不多了,Shaw发动自己的宝贝爱车小熊号,向着唐希里高速呼啸而去。



昏暗的灯,电脑屏幕反射的荧光下皮肤格外苍白的收费员,可以,这很女鬼。

“祝您旅途愉快。”

等等,这软绵绵的小奶音一点儿也不符合女鬼的人设,OOC了好吗。

看来不是女鬼,那就是说今天晚上不会碰上幽灵车了……等等,不是女鬼,该死的刚刚为什么不问她要电话号码,然而已经开很远了,摔。

惊喜的是,当Shaw从懊恼中走出来,决定在下个出口掉头回去要电话号码的时候,小熊号的左后方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随着黑色轿车的越来越近,Shaw发现驾驶座上并没有人操作,看来今天自己撞大运碰上幽灵车了!

Shaw赛车之魂熊熊燃起,兴奋得深吸了一口气,踩油加速换挡一气呵成,渐渐的将小熊号和已经快擦身而过的幽灵车的距离拉开了。

很快幽灵车也开始加速,眼看着又要接近小熊号了,Shaw的胜负欲彻底被激发了,于是再次加速,想要把幽灵车甩在后面,幽灵车却也跟着继续加速。

就这样,两辆车在不断的加速追逐之中行驶了一段时间。正当Shaw享受着速度带来的肾上腺素飙升带来的快乐时候,却发现幽灵车似乎开始减速了。

艹,感觉像是突然被泼了一身冷水,Shaw也开始减速,把小熊号停在了服务站。

幽灵车驶过服务站,停在了不远处的收费站,见状Shaw下车赶紧倒腾着小短腿(划掉)跑了过去。



幽灵车的右后门打开了,先冒出来的是乱糟糟的棕色卷发的覆盖下的毛茸茸的脑袋,接着是上半身,因为动作的原因,上衣已经在无意中被堆到了腰线以上,露出不盈一握的纤腰。然后纤腰的主人发出挫败的叹息:“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感觉还没睡到十分钟。”

Shaw上前去接住因为睡眠不足无力支撑扑腾着快要从后座栽倒在地的女人,帮她顺了顺头发,才发现这就是之前的那个收费员。

女人软绵绵的靠着她:“谢谢了亲爱的,如果你能把我弄进收费亭里,我会更感激你的。天啊,让我再眯一会儿。”

“我的荣幸。”Shaw扛起女人,把她扔在了收费亭里的椅子上。

当然没人注意到车身上喷着“幽灵号”三个字的黑色轿车静静地消失在夜色里,只在Root的手机里留下了一条短信:相信赛车手可以送你回去,我要先回去改装升级硬件了。转告赛车手,我们下次再赛。 ——你可爱的比Hannah更加贴心的好闺蜜无人驾驶技术的无形司机伟大的人工智能TM宝宝



Root现在不知道自己是清醒了还是更加恍惚,瘫坐在椅子上,双手掐着藏在桌面下的Shaw的肩膀,嘴里嘟哝着:“该死的Hanna……我明明……已经……下班了……还……还要……赶到……这边来帮……她……顶班……我……发……发誓……下次她再这样……我……绝对……绝对……不会帮她了……嗯……慢一点儿……求你了……”

Shaw抬起头来:“还能说出话来,看来还不够。”说要,Shaw腾出忙碌的左手扣住Root的脖子,将她拉下来重重地吻了上去。

——————————————————
之前写了一半跑去看舞台剧然后就开始偷懒,现在边看百家讲坛边写的,所以可能很多bug很凌乱,请忽略掉……默默逃走……









昨晚做的梦

从早上睁开眼就想着写下来,结果到现在才写,OOC预警:



大锤在一家萌哒哒的饰品店当店员,二根查岗的时候活捉了暗恋大锤的迷妹一只,二根假装自己只是大锤的普通朋友去套迷妹的话,结果听说迷妹是因为马上毕业了要离开才来最后见大锤一次,就提议帮迷妹和大锤照一张合照,二根正要告诉迷妹自己是大锤女朋友的时候

我就被闹钟吵醒了……



这真的是我昨天晚上(今天凌晨?)做的梦,人设连我自己都怕——萌哒哒的饰品店店员锤和如此大方的根——看来是时候开些新脑洞了😈

Shoot家的日常生活——Carmen的婚礼

今天首页基本是刀,糖不够吃自己造,不仅是肖根糖,Sharmen糖一起了,算是上一篇Carmen的生日派对的后续,当成独立篇也没问题,关系设定Carmen是Shoot家的女儿。

 ————————各种预警———————


 “Oh my TM宝宝!”


“那个混蛋,Shaw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借给你一些,狙击枪还是火箭筒?”


“Ms Shaw请你千万要冷静。。。。。。虽然现在连我都冷静不了了。。。。。。”


“天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


以上是TM小分队及其家属对Shane从婚礼逃跑事件的反应。 


相比Mom Shaw需要女儿死死拉住才能暂时不去找罪魁祸首算账的滔天怒火,另一位Mummy表情显得冷静许多,但TM宝宝通过分析,得出了自己的模拟界面愤怒值已经达到100%的结论。 


号码生存几率:0 

号码死亡几率:100% 


“这样吗?”Root偏着脑袋,右手搭在Shaw握拳的左手上,安抚似的轻轻摩挲着,“Sweeetie,take it easy,we'll work it out.” 


“看来我们都找到了Shane的号码跳出来的原因了。”耳机里传来的气音似乎还带着看幸灾乐祸的戏谑,“一个女儿即将被拐走的愤怒的妈妈,Shaw,that's a good reason for shooting someone.” 


“Shut up,John,and trust me,it's just the begining.”Root将自己整个摊在Shaw的身上,像一只慵懒的大猫,“So,你们打算的是什么时候,I mean the wedding.”


“我们想尽快。”虽然知道Mummy会同意,但Carmen还是很高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定在下周末。” 


“我当然会给你提供一点儿帮助的,my baby girl.”Root对着女儿点点头,然后对着未来的daugher in law微微扬起下巴,“Let's party.” 




“Hey,sweetie,你还在生气吗?”Root洗完澡,边擦着头发,边走向背对着她躺在床上的Shaw。 


把毛巾扔到一边,爬上去跪趴在气鼓鼓的小个子身上:“别这样,sweetie,我会伤心的。” 


僵持了几分钟后,Shaw终于还是转过身来,正对着难缠的黑客,只是眼睛仍然不肯看她,嘴里嘟囔着:“That's not cool,Root,not cool.” 


不再坚持,Root放低身体,把头埋在Shaw的肩膀上,下巴抵在前特工的锁骨上:“你还记得下周末是什么日子吗?”


 感觉到Shaw的瞬间僵硬,Root知道她想起来了,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吻着:“Hush,hush,sweetie,都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在一起,以后的日子也会一直在一起。” 


“为什么你花了这么长的时间?”Shaw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很模糊,如果不是Root仔细听,会完全听不清楚。


 “那是计划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让Harry反击,只有他才能做到。而且,我确实在医院昏迷了一周,一清醒过来就联系你了。” 


“那该死的一周时间里我该陪在你的身边。”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告诉你的原因,Shaw,比起陪着我,你应该做其他更重要的事。”


 “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事!”Shaw突然吼了出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又气呼呼的闭嘴了。 


Root笑了,眼睛里闪着漂亮的水光,将嘴唇贴在Shaw的嘴上:“当然了,我知道的,亲爱的。” 


然后她又翻身坐起,跨在Shaw的身上:“所以让Carmen baby自己做决定吧,你还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别以为我会轻易原谅你,同意把女儿交给别人的坏人。”


 Root摇着头轻笑一声,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样东西:“我记得某人对于我的假死也说过差不多的话。让我想想,你是怎么原谅我的。” 


“噢,我想起来了。”Root把耳朵状的发夹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解开睡袍,“虽然这次不是小兔子,但是我觉得你也会喜欢小猫咪的,对吗,sweetie?” 


没空说话的Shaw用实际行动表示了她的满意。




 “你真的已经决定好了?”Root靠在车门前,手里拿着钥匙一甩一甩的。


 Shane低着头不敢看她。


 “Well,如果你真的决定好了,我可以送你去机场,Shaw和Carmen的叔叔阿姨们会很生气,气到杀掉你,但我会阻止他们。与此同时,我会带着Carmen离开,搬家或者其他什么的,让你永远找不到她。现在,告诉我,你决定让Carmen永远离开你的生命了吗?”


 Shane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 


Root也不说话,安静的等着。 


“我爱她。”Shane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但我该死的喜欢沾花惹草的基因会让我以后伤害她。所以现在我离开,才能避免她以后受到伤害。”


 “你现在离开才是对她最大的伤害。”Root走过来,像母亲一样摸了摸Shane的头,“你知道吗,Shaw曾经也因为自己的缺陷而拒绝我的靠近,她认为自己不会爱上任何人,所以她拒绝让我爱她,因为她不能回报给我同样的爱。事实上,她一直爱着我,用她自己不知道的方式,直到死亡降临,她才意识到。所以,年轻人,你还有机会,不要等到失去了之再来后悔,你要相信,爱能治愈一切。” 


说完,Root走到酒店门口,转身像个小女孩儿一样歪着头带着调皮的笑容来看着Shane。 


Shane走了过去,把手搭在腰上,让mother in low能挽着自己:“Thank you.”


 Root挽着她,迈着轻快的步子:“真高兴我们都有第二次机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哭了,边挨刀边发糖的End—————

我也不知道格式怎么了,发了好几遍快被虐哭了,这次还不对先凑合着看吧。

扭腰镇日常小番外之关于六一汇演的会议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概因为最近灵魂枯竭,所以很有可能是在胡言乱语,反正各种预警

———————————————————————

扭腰镇镇长冯七近日决定就关于即将到来的六一举办文艺汇演一事召开镇民代表大会。

肖大锤听到后默默地在媳妇儿看不到的地方对岳父翻了个白眼:“说真的,我们镇上甚至没有儿童好吗。”

冯二根拧着肖大锤的耳朵把她从自己背后拎到跟前:“别以为你在我背后翻我爸比的白眼我就不知道了。”

李四祭出星星眼+龙猫笑:“所以锤锤你终于决定和二根要个孩子给我玩儿了?”

肖大锤当面亲自给了自家老爹一个白眼,李四心好痛,这就是岳父和亲爹的差别待遇。

冯二根体贴的给了李四一个围笑:“爹地你可以和佐姨拼一下二胎,虽然赶不上今年,但说不定能赶上明年的。”

佐姨表示,作为新世纪独立自主自强不息的事业型女性,这个问题容后再议。

李四缩到角落,背影仿佛写着四个大字:让我静静。

冯七确定大家的注意力都回到自己身上了,轻咳一声:“这个嘛,虽然我们镇上目前还没有儿童,但是我相信,在每一位家长心里,不管自己的儿子女儿有多大了,永远都是小孩子。”

话是这么说的,然后冯•真•女儿宠•七身上的光芒散发的信息透露着“对,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我就是想宠着二根想让她开心想给她我能给的一切才要办这个文艺汇演给我女儿,顺便让镇上热闹热闹”。

冯二根感动地看着爸比:“一会儿会开完了我就回家收拾东西,回娘家陪你和格蕾斯妈咪住一阵儿。”

肖大锤,卒。




小花絮:

看着肖大锤对着格蕾斯露出狗狗眼以达到能和媳妇一起回娘家住的目的,卡特觉得这次会议也回不了正题了,于是她拍了拍正在打瞌睡的福斯科:“散会了,走,继续巡逻。”

——————————听说六一文艺汇演正在准备中,已经感觉头上悬着各种大刀依然坚定的想要吃糖的End——————————————

P.S.还不知道六一能不能产粮,如果能就发糖,不能的话这篇就将就一下当糖吃了吧。拜拜~~


Shoot家的日常生活——Carmen的生日派对

嗯,最近开始重温TLW,对Sharmen的结局有深深的怨念,于是就有了这个crossover,时间轴什么的请忽略掉,人物关系也请勿吐槽,脑洞嘛,开心就好了

 ~(~ ̄▽ ̄)~

照例OOC、AU、狗血、脑洞预警

——————————————————————————————

这是Root这个星期以来第三次在“运动”后用带着喘息的小颤音在Shaw耳边提出这个想法,鉴于每次Root都是在“床上”这个不严肃的场合提出来的,Shaw并没有当真,反而把它当做小黑客调情的小手段。


但是这是第三次了,Shaw收紧搂着Root肩膀的左手,右手没有像前两次那样向下,给予Root更多,而是放到了小黑客想出这个主意的小脑袋上,轻轻抚摸着小黑客柔软的发丝,然后给了她一个晚安吻。


Root知道Shaw正在认真的思考,等到自己的呼吸恢复了正常的频率之后,她说:“Shaw,I want to have a baby,with you.”


好极了,这是第四次,Shaw想。



看着面前忙上忙下的女人,Shaw默默地缩回沙发继续啃饼干。自从八年前她俩一起从孤儿院把那个叫Carmen的十岁女孩领回家以后,Root就开始对开各种派对热衷不已,显然她那在一旁挑唱片的女儿同样也很喜欢,好吧,她们的女儿。


“嘿,Shaw,说实话,Carmen真的不是你亲生的?我是说,看看她的长相,简直跟你一模一样。”Fusco至今还不相信Shaw和Carmen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Reese拿起一瓶啤酒,刻意压低的声音也还是能听出一丝丝戏谑:“Shaw,你就承认了吧,我们不会告诉Root的。”


“大个子,我和Sweetie之间才没有秘密呢。”Root终于停止忙碌,坐到了Shaw的身边,“Carmen宝贝儿,先别挑了,过来陪我们坐坐,今天的生日party你可是主角。”


Carmen摇了摇头,转身出去打了一个电话,回来之后坐到了Shaw和Root对面的沙发上:“Mummy,Mom Shaw,我想介绍一个人给你们认识。”


前ISA特工一脸“她在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你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到底是我听错了还是我没有听懂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她是在开玩笑对吗”的表情看着Carmen的Mummy Root,后者为了防止Mom Shaw拿出新收藏招待(扫射)在门口等着进来的客人,深吸了几口气强忍住拿手机拍照留念的冲动,给了她一个“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的眼神。


“没有秘密?”Shaw不知道自己的愤怒是来自于Root对自己的隐瞒还是来自于即将到来的客人。


“Sweetie,don't be angry with me,我也是昨天晚上睡觉前才知道的,而我回房间以后你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别给我说你那全知全能的TM宝宝没告诉你。”


“我猜是因为那个给Carmen写情书的小男孩儿收到的来自某位Mom的跟踪和严厉警告。”Root柔柔的靠在她身上,圈住她的胳膊,“别这样,Mom Shaw,女孩儿长大了,总会有一点儿自己的小秘密的。你难道不为Carmen宝贝儿隐瞒TM宝宝的能力感到骄傲吗?”


围观群众表示压力很大,Harold老板在众人一致的眼神示意下只好顶着强烈的死亡视线去开门。



“Hello,Shane,想必Carmen宝贝儿已经和你提过我们了,我是Carmen宝贝儿的Mummy,you can call me Root,nice to meet you.”Root看了看Carmen的另一个Mom依然紧绷的下巴线条,耸耸肩,“好吧,至少我是这样。”


Root继续微笑着:“虽然我昨天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我想我已经对你已经有足够的了解了,Carmen应该跟你说过,我对收集资料很在行。”


“所以——”Root顿了顿,“你凭什么可以让我相信你,让我放心女儿和你这样的人交往?”


“Mummy,please don't say that,please。”Carmen低声请求着,Root陡然变得冰冷的语气令Shaw都不自觉地放松身子让她能靠得舒服一些。


“我知道我现在还不能让你们相信,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但是我只能说我会努力去尝试,我愿意去改变,这是我的承诺,如果我违背我的承诺,我愿意接受任何的惩罚,我想你们会有很多办法惩罚我。”Shane终于有机会开口说话,一向轻佻的语气此刻却无比慎重。


Root却不置可否,沉默了一阵,才恢复活泼的样子,蹭了蹭Shaw:“Sweetie,去厨房把蛋糕拿出来,毕竟今天是Carmen宝贝儿的生日呢。”


等Shaw走进厨房,Carmen起身走过去坐到Root身边,躺在Mummy的膝盖上:“Mummy,Thanks.”


Root摸摸女儿的头,笑着对围观群众挑了挑眉:“警报暂时解除。”


——————————————————————————————

大概还有一个后续......吧?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但是,看我真诚的双眼,一定会有的↖(^ω^)↗

下次见,byebye~~